2018年,区块链突然火了。

实际上早在2010年,区块链的概念已经有了些热度。但是由于技术不成熟、市场环境差,区块链产业如昙花一现。近年来,随着区块链技术不断累积、应用领域拓展,区块链在今天迎来发展的“第二春”。

此次区块链对传统行业的冲击,很容易让人想起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热潮。

互联网的“信息传递”和区块链的“价值传递”

作为两个重要时代的参与者,TAC溯源链(Traceability Chain)的创始人王鹏飞对此深有体会。
24-1.jpg

TAC溯源链:2018区块链应用落地样本

早在1998年,刚刚18岁的王鹏飞就迷恋上了互联网。2004年,王鹏飞创办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手机社交网站“天下网”。截至2008年6月,天下网拥有注册用户3063万。2010年5月,王鹏飞在北京创建灵动快拍,进军物联网。2015年,开始接触比特币,并于2017年成立TAC溯源链。

在王鹏飞看来,区块链和互联网在技术革新上有共性,区块链建立在互联网普及的基础上,但两者之间的差别更大。

互联网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,而区块链则更进一步,解决了信任问题。

区块链强调“去中心化”。尽管区块链的技术成熟度还赶不上互联网的中心化,但是它用分布式记账进行内容存储可以打开解决信任问题的大门。溯源链就是一个典型的应用场景,它可以完整记录个人、企业和第三方的行为,并加盖时间戳,为防伪溯源提供精准辅助。

如果说互联网做的是信息传递,那么区块链做的就是价值传递。

区块链中的Token也带来了组织形态的变化。Token属于确权的过程,扮演价值确认的角色,可以在小范围、小生态内使用,无疑将深刻改变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。

此外,人们对区块链的接受度比互联网更快。“区块链已经具备了全民共识。现在整个社会都在拥抱区块链,而当时互联网从出现到认同经过了一个缓慢的过程”,王鹏飞说。

由于区块链正在建立局部的小生态,尽管链条很多,但是链际互通还不够。与互联网相比,区块链的发展情况更复杂,甚至不同程度存在着泡沫。在王鹏飞看来,区块链目前的泡沫跟有别于郁金香泡沫,毕竟区块链技术有极大的应用价值,非理性繁荣过后,最终会留下来优秀的公司。

毫无疑问,自身生态构建和链际互通是区块链面临的迫切问题。尽管还有TPS (Transaction Per Second,每秒交易处理量)和内容存储的技术瓶颈,但技术的进步可以由应用来驱动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和IT技术人员加入到区块链项目中来,也能从一定程度上挤压泡沫。

TAC溯源链:区块链落地应用的样本

2017年8月,王鹏飞团队的溯源链正式立项。在之后一次活动上,王鹏飞宣布:“溯源链要成为2018年防伪溯源领域落地最快的区块链项目。”

王鹏飞的灵动快拍曾经推出国内首款二维码识别应用,在防伪溯源领域风生水起。

但是随着互联网红利的褪去,防伪溯源系统开始捉襟见肘。“防伪追溯真正被企业所用的不超过10%,服务商拿不出完美的解决方案……很多防伪溯源系统花费上百万的成本高价研发,但最后难逃被弃用的命运。”
24-2.jpg
TAC溯源链:2018区块链应用落地样本

这种现象限制了防伪溯源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。王鹏飞认为主要障碍有两点:

首先是信任问题。无法准确地把握防伪溯源结果,是摆在大部分企业的一大障碍。溯源系统花费不菲,但是公信力又差,后台信息被人为篡改的可能性大,客户满意度低。

其次,是市场共识问题。企业做溯源是为了效益,而区块链技术为防伪溯源提供了崭新可能,因此更早进入这一行业,就更容易和参与者达成市场共识。由此,这一问题也成为防伪溯源行业的突破口。

2017年,中粮集团把区块链应用到电子商务,效果显著。在中粮我买网上,5万斤带有“身份证”的“链橙”上架半小时就被抢购一空。唯链(VeChain)从2015年开始涉足区块链溯源领域,到目前已经有了成熟的应用,并实现了商业价值,合作领域涉及奢侈品、汽车、农业、审计等多个行业。

防伪溯源和区块链的特性匹配度高,因此率先“开跑”。

目前,区块链在防伪溯源上的应用场景已经十分丰富。TAC溯源链已经锁定七大应用场景,并逐步落地。七大场景分别是:食品安全、医药及保健品、母婴、烟酒、奢饰品及化妆品、出版IP及衍生品和艺术收藏品。

TAC溯源链在落地的第一年,将主打食药行业。原因在于消费者愿意为食品药品安全付费,食药行业的溯源基础也比较好。

兼具落地快、便捷性,TAC溯源链优势多

目前,很多ICO项目被痛斥为“空气币”,原因在于区块链项目中的落地难普遍存在。

用户群体还停留在互联网时代养成的习惯中,因此,产品的便捷性和用户体验是成败的关键。

TAC溯源链希望成为防伪溯源领域落地最快的项目,有没有可行性?
24-3.jpg
TAC溯源链:2018区块链应用落地样本

据了解,在溯源链上,二维码、RFID(射频识别)都是溯源入口。用户体验和目前互联网应用几乎没有差别,学习成本低。用户只需要扫一扫商品上的标识码,就可以追踪到商品的生产、储存、出仓等信息。

TAC溯源链盈利模式清晰,针对品牌企业商品信息的上链进行收费,在生态内设计有可持续的奖励机制,遵循谁提供价值谁获利原则。比如,品牌企业把自己闲置的服务器共享出来在TAC溯源链上贡献算力、为交易打包确权(即挖矿),就可以获得相应额度的奖励;而且C端用户通过扫描二维码查询商品信息,每次查询也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。

TAC溯源链有两条产品线,一个是用于防伪的公链(2B),另一个是基于公链开发的分布式应用DAPP(2C)。

其中公链是为品牌企业提供上链服务的平台(2B),具有TPS高、节点优化好的特点。公链的节点由品牌企业、提供行业背书的第三方和用户代表组成。公链使用非对称加密保证了安全性,由TAC溯源链自己的技术人员和合作伙伴共同开发,预计将于2018年4、5月份上线。

而基于公链开发的DAPP作为服务C端用户的平台,类似天猫客户端,承载验伪辨真、品质购物和个人参与挖矿等功能,预计也将在2018年4月份上线。DAPP只有在查询、需要确权的时候才会用到,并且对用户的隐私保护力度更高。

不同类型的公链也可以共存。例如,唯链(VeChain)侧重奢侈品供应链,沃尔顿链侧重服装,京东侧重自有联盟,阿里则主要应用于跨境电商。目前,由于京东和阿里之间存在垄断竞争的关系,品牌企业经常面临不得不在两个平台间“二选一”的尴尬,非常不利于企业发展。恰恰是巨头之间的这种割据,为TAC溯源链等初创企业提供了发展空间。

B2B:TAC溯源链的战略选择

在区块链防伪溯源行业,市场还比较分散,但是同一起跑线为初创公司提供了“弯道超车”的机会。选择不同的切入角度,就面临不同的商业场景和风险考验。

TAC溯源链的选择是做以B2B为核心的区块链溯源平台。在互联网行业中,B2B是比较难做的,显然,TAC溯源链这样做有自己的考虑,而且也有比较清晰的思路。

首先,B2B对溯源的需求更为迫切,尤其对上市公司来说,尽快实现品牌溢价的驱动力更直接。在TAC溯源链看来,B2B是业务重点,B2C是业务目标。要先有B2B,再有B2C;先是商品上链,后是企业上链。

这样来看,TAC溯源链的B2B也离不开B2C。因为企业最本质的目标是消费者的认同。另外,TAC溯源链也可以实现C2B,根据C端不同用户的需求差异,为企业决策提供反馈,降低信息不对称。运用底层技术做好C端的用户体验和B端的可视化服务,也被TAC溯源链视作企业核心竞争力。

其次,B2B也有助于减少传统的溯源系统存在的不可控因素,提升公众对企业品牌的认可度,重塑溯源的真正价值。

此外,企业主动构建区块链溯源系统也有利于形成自身的竞争优势。相对而言,传统企业溯源更多的是监管层面的合规操作。

区块链落地应用的关键

区块链的一个很重要特点是数字化,数据的真实性对防伪溯源极为重要。

在王鹏飞看来,区块链可以帮助信息化产业做到公开透明,甚至是去中心化。但在实体行业的应用中,中间商和权威机构的背书却是必要的。例如,在药品的区块链方案中,权威中间机构是产业链资源的调动者,药品检测机构可以保证数据的真实性。

数据信息保真的关键在两个环节:一是上链的环节,二是运输流转过程。

TAC溯源链从一开始就让自己的商品编码体系遵循国际GS1标准(WTO成员国通用的编码标准),为将来上链企业的全球化经营、商品的跨境交易打好基础。

在TAC溯源链的生态里,每个子链上的信息都是由作为子链链主的品牌企业自主记录上传的。TAC溯源链不会干预上链企业数据的变动,也不会为商品背书,而是作为平台提供方通过设计机制,对信息的上链、上链后的信息流转和确认建立必要的奖惩规范,与各类相关方建立共识,打造开放、规范的平台。

对品牌企业而言,TAC溯源链是供应链管理的重要手段和工具。除了具有防伪溯源的功效,藉由数据的全程可追溯,TAC溯源链还能够协助品牌企业进一步提升供应链管理的整体效率、为供应链金融业务提供可追溯的数据支持。

区块链作为一种新兴产业,市场反应不断波动,但在TAC溯源链看来,这是正常的,也是可以接受的。“真正有价值的是能够落地的区块链项目,毕竟投资人追求的是一种长期的价值,我们并不在意短期的数字货币价格波动,”王鹏飞说。

得益于“去中心化”,初创公司有望“弯道超车”
24-4.jpg
在区块链新一轮浪潮高起的背景下,资本和技术纷纷在区块链领域进行“圈地运动”。在现有的应用格局中,BAT等互联网巨头无疑是拥有优势的。

但是,包括TAC溯源链在内的众多初创型的公司也无所畏惧,甚至有可能“弯道超车”。

TAC溯源链:2018区块链应用落地样本

在这场变革中,BAT等中心化的组织较为保守,不愿分享自己的既得利益,也很难下定决心颠覆既有模式。对于行业巨头而言,尝试未知事物的政策风险相当大。“行业巨头虽然对区块链蠢蠢欲动,但还没有初创公司ALL in的魄力,”王鹏飞说。

相对而言,初创公司则在变革面前显得游刃有余,没有“包袱”,更容易突破。

以快拍物联为例,此前它已经实现了在新三板的上市,也与剑南春、同仁堂等众多品牌达成了合作,2016年开始盈利并进入快速发展期。2017年,快拍物联顺势而为,扭转思维做起了区块链。

在王鹏飞本人看来,区块链有可能帮助创业者打败BAT,但是打败BAT的一定是另辟蹊径的新模式。而且,在快速迭代的变革中,新的公司变成独角兽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。

当然,对于大部分初创公司来说,由于市场尚待培育,因此共赢机会更大,竞争并非当务之急,关键是找准自己的模式。

在互联网时代,王鹏飞通过创立天下网做社交和游戏,积累了一定的用户和资本运营经验。随着物联网的兴起,他开始做中文二维码识读软件。到了区块链时代,商业模式和思想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,除了需要继承以往对B端和C端的行业经验,还需要对行业有前瞻性判断。

“实现共产主义不可能一促而就,同样,从中心化时代到完全的去中心化时代,也不可能一步到位,得先从中心化时代向多中心化时代演变。”王鹏飞强调,“运营主体在初期还是要中心化的,需要有一个中心化的主体承担责任,后面随着项目的推进会逐渐弱中心化、多中心化,直至去中心化。”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